解決棄水棄風棄光 特高壓“扛”重任_智能電網_談技術_東方風力發電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談技術 » 智能電網 » 正文

解決棄水棄風棄光 特高壓“扛”重任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7-11-27   來源:中國能源報  瀏覽次數:583
核心提示: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日前下發的《解決棄水棄風棄光問題實施方案》(下稱“《方案》”)提出,到2020年全國范圍內有效解決棄水棄風棄光問題。其中,要求加強可再生能源開發重點地區電網建設,加快推進西南和“三北”地區可再生能源電力跨省跨區配置的輸電通道規劃和建設,優先建設以輸送可再生能源為主且受端地區具有消納市場空間的輸電通道。同時,通過完善跨區域可再生能源電力調度技術支持體系、優化電網調度運行、提高現有輸電通道利用效率等充分發揮電網關鍵平臺作用,優先輸送水電、風電和太陽能發電。
   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日前下發的《解決棄水棄風棄光問題實施方案》(下稱“《方案》”)提出,到2020年全國范圍內有效解決棄水棄風棄光問題。其中,要求加強可再生能源開發重點地區電網建設,加快推進西南和“三北”地區可再生能源電力跨省跨區配置的輸電通道規劃和建設,優先建設以輸送可再生能源為主且受端地區具有消納市場空間的輸電通道。同時,通過完善跨區域可再生能源電力調度技術支持體系、優化電網調度運行、提高現有輸電通道利用效率等充分發揮電網關鍵平臺作用,優先輸送水電、風電和太陽能發電。
 
  大氣污染防治“四交五直”特高壓建設任務明年完成
 
  《方案》要求,2017 年,“三北”地區投產晉北-南京、酒泉-湖南、錫盟-泰州、扎魯特-青州直流輸電工程,西南地區投產川渝第三通道。截至目前,今年的通道建設任務基本完成,除扎魯特-青州直流工程外,其他電網通道均已投產,扎魯特-青州直流工程正帶電調試,將于近期正式投運,屆時可按時完成《方案》要求的投產任務。
 
  同時,根據《方案》,2018 年,“三北”地區投產準東-皖南、上海廟-山東直流輸電工程,西南地區投產滇西北-廣東直流輸電工程。其中,上海廟-山東、滇西北-廣東直流工程是國家大氣污染防治行動“四交五直”特高壓工程,其他特高壓工程已按期投運。此前,按照相關計劃,國家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四交五直”特高壓將在2017年全部建成,《方案》表明這一計劃延遲完成。
 
  對此,南網相關人士介紹,該公司正全力加快滇西北-廣東特高壓直流工程建設,預計今年底可按計劃形成送電能力,明年汛前全部建成投產。屆時,云南“西電東送”能力將增至3115萬千瓦。記者日前從山東省電力公司也確認,因各種原因,上海廟-山東特高壓直流工程明年才能投運。
 
  江西是華中華東地區唯一無特高壓落點省份
 
  《方案》要求,“十三五”后期加快推進四川水電第四回外送輸電通道以及烏東德水電站、白鶴灘水電站和金沙江上游水電外送輸電通道建設。這與不久前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發布的《關于促進西南地區水電消納的通知》(下稱“《通知》”)要求一致?!锻ㄖ访鞔_,國網、南網要盡快開工四川水電外送江西特高壓直流輸電工程、烏東德電站送電廣東廣西輸電工程。
 
  截至目前,四川水電外送通道主要有向家壩-上海、錦屏-蘇南、溪洛渡-浙西三條±800千伏特高壓直流輸電工程,此前規劃的雅中直流(雅礱江中游電站送出工程),即四川水電第四回外送通道因各種原因遲遲未能開工。曾有消息稱,雅中直流的落點是江西,但未獲各方統一意見,如江西發改委就曾表示:“‘十三五’期間,江西省不具備接納川電入贛的空間。”
 
  記者梳理后發現,晉東南-南陽-荊門交流工程落點湖北,向家壩-上海直流工程和淮南-浙北-上海、淮南-南京-上海交流工程落點上海,錦屏-蘇南、晉北-江蘇、錫盟-泰州直流工程落點江蘇,溪洛渡-浙西、寧東-浙江直流工程落點浙江,哈密南-鄭州直流工程落點河南,浙北-福州交流工程落點福建,酒泉-湖南直流工程落點湖南,明年投運的準東-皖南直流工程落點安徽,而江西是目前華中華東地區唯一沒有特高壓落點的省份。
 
  上述南網人士介紹,該公司將加快推進烏東德電站送電廣東、廣西特高壓三端直流工程,力爭今年底取得項目核準并開工建設,2019年底形成送電能力,2020年全部建成投產。屆時,云南“西電東送”能力將增至3920萬千瓦。
 
  提升特高壓送可再生能源能力是系統工程
 
  實踐證明,我國特高壓在推動可再生能源大規模外送消納方面正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輸送水電方面,今年夏季是向家壩-上海、錦屏-蘇南、溪洛渡-浙西三條特高壓直流輸電工程汛期滿功率運行的第4年,在助力西南水電大規模外送消納的同時,保障了華東負荷中心的用電需求。
 
  但同時,由于相關配套電源投產滯后、特高壓“強直弱交”問題突出、我國電力市場機制不健全、跨區電力交易存在省間壁壘,以及用電需求增長放緩、部分受端省份接受區外來電不積極等因素,致使部分特高壓未滿功率運行、輸送可再生能源受限。
 
  以酒泉-湖南直流工程為例,國家能源局《關于支持甘肅省創建新能源綜合示范區的復函》中明確要求,確保酒泉-湖南特高壓直流工程年輸送新能源電量占比40%以上。而國網相關人士介紹:“由于送端配套電源未投產、今年湖南水電大發等因素影響,酒湖特高壓的送電水平未達設計的最大輸電能力。”對此,《方案》明確,“十三五”研究提高哈密-鄭州、酒泉-湖南等以輸送可再生能源為主要功能的特高壓輸電通道的輸送能力。
 
  此外,作為系列配套措施,《方案》還要求,國網、南網等電網企業要聯合共享相關信息,形成全國性的可再生能源電力發輸用監測調配平臺,完善跨區域可再生能源電力調度技術支持體系;因地制宜開展跨區跨流域的風光水火聯合調度運行,實現多種能源發電互補平衡;充分挖掘現有跨省跨區輸電通道輸送能力,在滿足系統運行安全、受端地區用電需求的前提下,減少網絡冗余,提高線路運行效率和管理水平,對可再生能源電力實際輸送情況開展監測評估……通過這些措施,到2020年全國范圍內有效解決棄水棄風棄光問題。
 
  我國特高壓發展伊始就因經濟性、安全性等問題飽受爭議,摸爬滾打中歷經多年建設,投運了“八交十直”特高壓,卻又因部分項目不能滿負荷運行引來質疑。
 
  眾所周知,除抽水蓄能外,目前電力還難以大規模儲存,電力系統的發、輸、變、配、用等環節需要實時平衡。而且,電網和電源要配套、堅強的電網網架、完善的交易機制等條件都具備,才可能保證輸電通道高效運行。因此,部分項目沒有滿負荷運行只是我國現階段經濟社會發展不平衡一個表象,并不影響特高壓電網建設的實際需求和前景。電力建設本身要適度超前,如果因沒有建特高壓,致使中東部負荷地區將來無電可用,其成本風險顯然更高。當然,有反對聲不一定是壞事,爭議可以促進特高壓電網更好、更健康地向前推進。
 
 

 

 
 
 
河南快3遗漏统计